洗涤厂火碱洗床单遭封 曾与七天等酒店合作

2019-06-07 11:55:36

来源标题:洗涤厂火碱洗床单遭封 曾与七天等酒店合作

  洗涤厂火碱洗床单遭封 曾与七天等酒店合作

  昨日,《火碱勾兑洗涤剂洗出7天酒店白床单》一文将七天、速八等名牌连锁酒店的毛巾、床单洗涤黑幕给曝了出来,该文描述,七天等酒店将洗涤业务外包给第三方公司,该公司居然用火碱将混有血迹、呕吐物的床单跟正常床单放在一起洗,致使相关用品PH值严重超标。 昨天两家涉事洗涤厂均已停工,丰台区环保局现场查封了厂内的燃煤锅炉,并对两个厂家排出的污水取样检测。本周还会对厂家负责人进行约谈并加以处罚。 7天酒店、海友酒店和星程酒店所属的华住集团公关负责人也表示,旗下涉事门店已停止与两家洗涤厂合作。7天酒店还表示,今后将在酒店内增加pH值的测试,对每一批的布草进行抽查。 ■ 回应 7天酒店 更换洗涤厂 增加布草pH值测试 昨天上午,按照惯例运送布草到7天酒店(刘家窑地铁站店)的车辆一直未出现(注:布草即床单、被罩、枕套、面巾、浴巾、地巾统称)。7天酒店公关对接人谢女士昨晚回应该事件时坦承,酒店在执行过程中存在监管漏洞。 谢女士介绍,7天酒店在洗涤供应商的考察和选择方面有严格标准,制定15条选择细则,并定期对合作供应商进行检查,但在执行过程中还是存在监管不到位的漏洞。 谢女士解释称,对于与丰台南沟村的洗涤厂合作的北京苹果园地铁站店是加盟店,因为成本考虑,私自选择成本更低的、不合格的洗涤厂。

   7天已经要求该门店马 上更换到指定的具有国家环评资质的大型洗涤供应商,并在1个月内每周持续检查,如果仍然不符合要求将采取下线整改措施。 而对位于大灰厂村的洗涤厂,谢女士表示也已终止合作,对于今后洗涤厂清洗后布草的质量的把关,除了此前的“目测洁净度、鼻闻气味、手指接触短时间内是否会发红”外,还将增加pH值的测试,对每一批的布草进行抽查。 华住集团 涉事酒店暂停待客 返洗所有床品 昨天下午,海友酒店(北京丰台大成路店)已不再对外接待。“目前酒店入住的都是此前预订的顾客”店长王微表示,昨天有不少顾客要求出示洗涤厂资质。 王微说,酒店与南沟村洗涤厂合作仅数月,洗涤厂于今年2月份向酒店补交了经营许可证、税务登记证、卫生许可证等证件,并提交了由第三方检测机构出具的毛巾和床单pH值合格的检测报告。对于洗涤厂使用火碱洗涤的情况,王微表示虽然前去考察过,但“并没有看到”。 每天送到酒店的布草,王微表示,除清点数量外,店员会用肉眼观察是否有明显的污渍,如果有则返洗,对于pH值并没有直接检测。 昨天,海友酒店和星程酒店所属的华住集团品牌部公关主管汤安邦回复新京报称,华住旗下涉事门店已停止与南沟村洗涤厂的合作,并已与另一家有洗涤资质的新洗涤厂进行合作,将所有布草进行返洗,待全部达到洗涤标准后再行接待客人。 华住已于今日展开全国大范围的整治,店长及区域负责人前往洗涤厂现场实地检查,若发现有门店洗涤公司涉嫌违规操作将立即取消合作并启动法律追究。 ■ 探访 两家洗涤厂污水横流 锅炉12小时冒黑烟 位于丰台区大灰厂的洗涤厂门前并未有招牌,看上去就是一处农家小院。3月10日,记者在此暗访时发现,这里并无任何污水处理设施。黑绿色的火碱水沿着院墙流入院外的砖窑坑,连同一旁的垃圾堆,散发着臭味。 大灰厂村的洗涤厂内部员工透露,洗涤厂的污水从未进行处理过。南沟村的洗涤厂亦是如此,污水直排厂房外,并没有任何处理。 昨日下午,南沟村的洗涤厂已停工,厂房门口堆放着10余包代送的布草。 此外,两家洗涤厂都使用了燃煤锅炉,整日冒黑烟,每天燃烧超过12个小时。 昨天,丰台区环保局对两家洗涤厂的燃煤锅炉进行了查封,并将洗涤厂排出的污水取样送检。 “执法人员在现场也没有发现他们的排污处理设备,我们正在对水样进行检测。”丰台区环保局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已向两家洗涤厂下达约谈通知,将于本周分别约谈这两家洗涤厂,对其违法行为进行处罚,责令整改。 据《北京市水污染防治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本市禁止向水体排放油类、酸液、碱液或者剧毒废液。《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也规定饮食服务、服装干洗和机动车维修等项目,应当设置油烟、异味和废气处理装置,防止影响周边环境。 环保组织资深人士汪永晨表示,碱度超标的污水直接排放,严重可造成土质盐碱化、植被死亡,污染地下水。 ■ 焦点 小洗涤厂类似黑作坊难监管 昨日多家快捷酒店床品pH值超标被曝光后,北京市工商局丰台分局立即对两家涉事洗涤厂进行现场检查。因有的厂家具备营业执照,工商执法人员将情况反馈给环保、卫生部门协调处理。 北京工商局丰台分局工作人员表示,对于洗涤厂洗出的布草pH值超标问题,并无强制性法规规范,工商部门执法无法可循,只能根据布草的用途联系其他相关部门管理。 丰台区环保局宣传部门工作人员介绍,洗涤厂的开办需要取得环评资质并进行排污申报,但是“企业很多,人员有限”,环保部门无法一一排查。“我们已经在开展行动排查不合格的厂子了。但是这些小洗涤厂非常隐蔽,类似于黑作坊,执法人员很难发现。”该工作人员说。 至于洗涤厂在洗涤流程中的问题,北京市质量监督局表示,虽然曾发布过《旅店业用纺织品标准》,但质监局仅仅是组织发布方,并不做监管。而标准的执行监管 部门——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表示,旅游委对酒店进行行业监督,并没有强制性,消费者在住店时遇到服务质量问题,可以拨打投诉电话12301进行投诉,旅 游委将就具体问题进行相应处理。 而洗涤行业推荐性标准的立项也非常不易,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潘炜说,“现在审批一个国家标准非常困难。去年向商务部申报了五个推荐性标准,结果批了1个。” 对于酒店床品pH值超标,北京市卫生监督所表示,今年本就准备进行专项检查,目前将把新京报报道出的酒店列为重点检查单位。

相关阅读